当前位置:自贡本创有限公司-首页国学红楼梦中黛玉进贾府后,贾母让她去拜访贾政是何用意?
红楼梦中黛玉进贾府后,贾母让她去拜访贾政是何用意?
2022-10-05

林黛玉第一次进贾府,受到了隆重的接待,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接着往下看

《红楼梦》第3回“林黛玉抛父进京都”,堪称是整本书最经典的章节,曹公笔如游龙,变幻莫测,非细究至再三、再四,不计数,哪能领会也?(脂砚斋语)

笔者前番分析“林黛玉进贾府”的相关文章,已着实不少,其中亦曾提到林黛玉拜访贾政、贾赦,但这两位舅舅避而不见的话题,今亦有读者好奇私信询问:贾政、贾赦这两位舅舅是否对林黛玉有偏见,故意躲着不见?今日不妨秉承掰开揉碎的一贯原则,来详细分析此问题。

林黛玉进贾府那天,先后见了贾母、邢王二夫人、贾家三艳以及王熙凤,食用完茶果后,贾母便让林黛玉去拜见两个舅舅,即贾政、贾赦二位,书中这般记:

当下茶果已撤,贾母命两个老嬷嬷带了黛玉去见两个母舅。时贾赦之妻邢氏忙亦起身,笑道:“我带了外甥女过去,倒也便宜。”贾母笑道:“正是呢,你也去罢,不必过来了。”邢夫人答应了一个“是”字,遂带了黛玉,与王夫人作辞。——第3回

林黛玉按照顺序,先跟着邢夫人一起去拜访大舅舅贾赦,结果贾赦称身体有恙,并没有出来相见,并命人叮嘱了林黛玉一番好话:

邢夫人让黛玉坐了,一面命人到外面书房中请贾赦。一时人来回说:“老爷说了,连日身上不好,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,暂且不忍相见,劝姑娘不要伤心、想家。跟着老太太和舅母,是同家里一样,姊妹们虽拙,大家一处伴着亦可以解些烦闷,【赦老亦能作此语,叹叹!】或有委屈之处,只管说得,不要外道才是。”——第3回

关于贾赦的避而不见,有很多读者持有怀疑态度,因为贾赦即便身体有恙,也断然没有严重下不了床、见不了客的地步,可见是故意不见;

亦有部分论者联系后文,得知贾母、贾赦之间存在矛盾,便认为贾赦是在故意针对贾母,因为林黛玉来拜见母舅,正是贾母授意,故而贾赦避而不见,不为黛玉,盖为贾母耳。

对于以上两种说法,笔者不反对,但也不认同,这个情节只能通过主观解读来分析,得不出相对客观准确的答案,或许以上两种说法是正确的,但笔者有不同的观点。

贾赦拒绝见林黛玉的理由中,提到“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,暂且不忍相见”,这话听着像虚伪的外交辞令,但却颇符合贾赦的为人处世风格——贾赦对世俗亲情观有很深的执念。

且看《红楼梦》第25回“魇魔法叔嫂逢五鬼”,彼时赵姨娘买通马道婆,给贾宝玉、王熙凤下了蛊,两人变得疯疯癫癫,险些丧命,贾府中人纷纷请医为其看病,其中有这么一段记载:

此时贾赦、贾政又恐哭坏了贾母,日夜熬油费火,闹的人口不安,也都没有主意。贾赦还是各处去寻僧觅道,贾政见都不灵效,着实懊恼,因阻贾赦道:“儿女之数,皆由天命,非人力可强者。他二人之病,出于不意,百般医治不效,想天意该当如此,也只好由他们去罢。”贾赦也不理此话,仍是百般忙乱。——第25回

贾政读圣贤之书,故而想得开,认为宝玉、凤姐若真的去世,亦是天命使然,不可阻挡,贾赦却不信这一套,一向眼大心空的他,居然爆发出人性的光辉,不理贾政的劝阻,仍然照旧寻僧觅药,挽救宝玉、凤姐二人。

透过这一小小细节可知,贾赦并不是大部分读者理解的那个荒淫无道的脸谱化人物,贾赦荒唐归荒唐,但却对亲人看得很重,哪怕还有一丝的希望,他就要尽全力施救,他和贾政的不同反应,恰验证了“仗义每逢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”的俗谚。

站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再来看贾赦对林黛玉的那番说辞,其实很有可能是真的。

林黛玉之母贾敏,乃是贾赦的亲妹妹,眼下妹妹去世,物是人非,外甥女林黛玉前来拜访,他担心彼此见面,自己伤心,黛玉亦要勾起回忆伤心流泪,故而避而不见,并托人说了那么一番安慰之语,这并不像完完全全的假话,有亲人离故之经历者,应能理解贾赦此举。

问题的关键还在后面,林黛玉拜访完贾赦后,还要去拜见贾政,这里就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:贾政不在家!

见黛玉来了,便往东让,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。【写黛玉眼到心到。】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,黛玉便向椅上坐了。王夫人再四携她上炕,她方挨王夫人坐了。王夫人因说:“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【点缀官途】,再见罢。”——第3回

这个细节很有意思,贾政如果外出斋戒不在家,贾母不可能不知道;退一万步说,即便贾母不知晓这个情况,可她老人家命林黛玉去拜见两个舅舅时,王夫人就在身边,她也会提醒贾母此事,所以就存在一个问题:既然贾母明知贾政不在,为何还专门让林黛玉去拜访?

笔者私认为,贾母是故意为之,她老人家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表示对林黛玉的重视。

纵观整本《红楼梦》,有不少姊妹都是以客人的身份来到贾家:史湘云、林黛玉、薛宝钗、薛宝琴、李琦、李玟、邢岫烟,而这些人中,只提到林黛玉去拜见贾赦、贾政,其他人都没有,为何?

因为在男子本位主义下的封建社会,女眷的地位并不高,她们没有重要到需要当家男人来接见(其中亦有男女之防的因素存在),譬如第4回薛家三口来贾家,书中是这么记载的:

喜的王夫人忙带了媳妇女儿人等接出大厅,将薛姨妈等接了进来。姊妹们暮年相见,自不必说悲喜交集、泣笑叙阔一番,忙又引了拜见贾母,将人情土物各种酬献了。合家俱厮见了,忙又治席接风。薛蟠已拜见了贾政,贾琏又引着拜见了贾赦、贾珍等。——第4回

薛家三口中,只有薛蟠专门去见了贾政、贾赦,还见了贾家族长贾珍,薛姨妈、薛宝钗是不能去的,因为她们是女眷,只有薛蟠是男丁!

因此,如果用冷酷的等级观念来看待“林黛玉进贾府”,不过是一个女眷来家里做客而已,根本不值得贾赦、贾政来接见。但林黛玉的身份比较特殊,她是贾母的外孙女儿,贾赦、贾政的外甥女,加上贾敏去世,亲情的温暖暂时压过等级的冷酷,所以林黛玉才能去拜见贾赦、贾政。

贾母此举,既是维系亲情关系的潜意识,又有表示对林黛玉重视的现实意义:一般女眷没资格拜见当家男主人,林黛玉却有资格,无形之中就增加了林黛玉的份量,贾府其他人闻之,安敢小觑黛玉?

综上,林黛玉见贾府,贾赦、贾政两位舅舅避而不见,其背后有很多难以言状的原因,有心理原因,也有现实原因,若仅仅以阴谋论诠释,未免唐突红楼一书了。当然,笔者以上分析终究有主观嫌疑,若诸君不认同,且当作一家之笑谈,日后可继续充实此论,也未可知。